是谁的错

周三下午,跟往常一样忙的不可开交,晚上的课堂笔记没做, SP课前导读四十几页。 一点点焦虑跟烦躁,突然很想很想老豆,总隐约觉得这是一场梦,也许哪天突然就醒了,一切都回归原位,我们也可以在各自的角色里照常生活。而现如今,我不知道这场梦什么时候可以结束,除了继续睡着,再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

六月

再也不以我们的友谊快博士毕业为傲了, 一直都在装强大, 想不太起来这些年跟你讲了哪些心事. 梅雨天的东京, 夜晚气压很低, 人们都撑着伞疾走, 把视线放在前方45度的地面, 我托着箱子, 另只手撑了件很薄的衬衫往落脚点跑着, 不合脚的靴子, 乱乱的发型, 跟精致的周遭有点格格不入, 如果能调侃你两句, 好像会安心很多. 可当下谁也救不了谁.

酒店外面有座金字塔样红色的楼, 矮矮的并没有航标灯, 被周围的大厦包裹着, 不管是晴是雨都那么好看, 尤其当夕阳映照下来, 我们在房间里吹着冷风, 欣赏着外面的桑拿美景. 清晨穿了双不怕踩水的鞋, 蹦蹦跶跶跟在友人身后, 不知道该拍些什么, 也装不出好奇.

怎么最近数独都玩不顺?说好的一起跑步, 怎么成了我一个绕着台场跑呢? 行销纠正我最深的是把别人想听的都说了, 不想听的咽了. 再见了大东京, 再见六月, 看着镜子里背心跑鞋跟通红的脸, 不太好意思哭出来, 委屈找不到立脚点, 况且, 每个人都不在, 哭给谁看呢?

默哀在山手线, 旅途太长夜太短

2014

新娘子说, 幸福的表象背后藏着很多苦衷, 这让我好一阵都没法直视她秀的那些恩爱照。婚姻看起来越来越像是个玩笑,  年纪大了反而更不敢碰。

在关丹坐船看萤火虫, 刁曼岛度小蜜月, 没日没夜在喝, 趁着清醒片刻踩踩沙滩, 晒晒太阳, 吃海鲜, 使劲儿的吸新鲜空气, 和大麻..没有约束的异国他乡, 我愿意用所有这些再换个十月, 心痒痒.. 人的欲望啊,翻出来一个比一个丑陋

新年计划总结起来就是, 读书读书读书, 玩耍玩耍玩耍!

Q3.When memories come crashing through

转眼就七月了, 今天肯花在这里的时间大概也不多, 因为还要去超市采购一周的食物, 从萨里开始, 或者说到了英国后, 就没什么更新的热忱, 为了保持成绩, 为了更多时间享受生活, 日志变成了负担, 也就慢了下来. 毕业后开始专心上班, 不是什么工作狂, 但发现之前强压下生活让我收获了很多很意外的结果. 而工作就是工作, 并没什么好写. 注定是拼拼凑凑的一篇, 哈..

夏天到了, 给雾霾天囤吃的以外也囤了些书, 养成这样的习惯: 拿到一本先看他的总页数, 由此推算每次打开它要读的分量, 大约控制在1/10..这让我在收到赛男送的词典时吃尽了苦头, 不过也还好, 喜欢这种掌控感 (或被掌控感?)  可即使是这样, 我的阅读速度依旧没能快起来, 把原因归咎于浪费在健身房的时间太久真的一点也不假, 成块的时间就那么多, 可是不跑不跳体重磅的数字就节节攀升,叫人尴尬. 实在是人生苦短, size无常. 每次胖了瘦了都会在wechat上给阿姨汇报, 也加几句生活规律, 很能吃, 身体健康之类的, so..讲到珍姨

每次见珍姨都带她吃不同的菜, 好像是我能哄她开心的唯一途径, 除了温布顿那家墨西哥餐厅太好吃连着吃了两次, 剩下几乎总在变换着花样. 珍姨并不富有, 精神上物质上都是, 你可以想象到的典型香港单亲家庭儿女跟老人之间的那种寡淡的情感, 总之不像天水围的日与夜那般温馨, 日子步调却差不多是一样的. 子孙围绕似乎也并不是她的追求, 大半辈子都为孩子在努力, 人到晚年 反而想开了,要活的滋润, 努力做工攒钱 然后让妹妹带她出去玩. 对珍姨的感情很复杂, 又远又近, 住在一块的那段日子里, 我不知吃掉多少她带回来的夜宵, 还有她煮的饭,  她褒的汤, 大三元的大鱼大肉养肥了一个初入社会, 荷包萧瑟的学生, 让在交了房租就穷的叮当响的我在饮食上奔了小康. 打工上班打工上班打工, 当糊口成了生活的重心, 就没什么所谓的节日假日跟纪念日, 回想起来最甜蜜的就是跟珍姨围着小方桌, 把餐盒里的菜拼拼好, 倒上些酒…一起做节. 大概算不上什么革命情感,  但总有种说不清楚的依赖, 我知道她想我, 虽然并不常挂在嘴边.

生活对于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来说总不会太尽如人意, 她常常在我睡下了才回来, 怕吵醒我就不开卧室的灯, 轻手摸几件衣物去洗澡, 若我没睡下, 她便擦着鼻子跟我抱怨一通 “唉呀, 我都好难过..为什么今天的风喇么大的, 我顶着那个风 踩那个雪走, 真的都好想哭, 为什么老了还这么辛苦的…唉 …不过那双靴子真救了我..”  可珍姨是要强的人, 从认识她的那天起就没见她哭过, 红眼圈都很少有, 再不舒服第二天也还是会返工, 攒钱养老, 中年没有男人依靠, 年迈也尽量不依靠孩子. 有时我睡眠不足, 会连着几天早睡, 就一周都讲不上几句话, 她还没醒我就出门, 她夜半回来我已经睡了,和谐的很, 每天都收到她短信或者贴纸, 提醒我降温要多着件衫, 冰箱里有吃的, 晚上帮忙带报纸回来. 珍姨的英文不好, 可伦敦是她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 要什么她就变出什么, 最便最正的.

这几天总是想到她, 想到跟她一起度过的平安夜, 圣诞节, 还有那么多上班不上班的日子..房间里的味道, 她的笑脸, 臭脸, 牙齿肿起来老高喝茶的样子, 追她的老老头, 情人节的巧克力, 我回去她总要来接我, 见了就跟我讲说 “走时不送.. 这次真的会难过哦..”  ..心很暖.

所以你看, 当你觉得冷漠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当你发现我似乎知道该对谁笑 对谁客气 对谁面无表情.. 当你觉的隔了几个月我们再讲话时, 我的语气陌生, 让你不太习惯. 我承认这样是现实了些, 可想想看, 无端取悦那么多人真的会活的很累, 也虚伪. 喜欢跟固定的朋友亲近, 也喜欢朋友越来越熟悉我的脾气秉性, 变得更加合拍. 如果你没有把我放在离你很近的那一圈, 也请别要求我对你保持温度, 或保留你任何通讯方式, 那真是太苛刻了..hahah..

好了, 就这样.

(希望可以继续写, 写不出 那真是这个夏天过的太精彩! : D

Q1

新的工作笔记很沉, 总在下班之前奋笔疾书, 很快就要写满四个月了, 发现每月总有那么几页空白插在里面, 想不起都做了什么, 也很可能是真的效率不高, 决定在空白页的最后一行写道: shit happens.. 翻过一页又是空白: shitty day continues..

就算这是你不喜欢的季节

漂在京城的人, 都在花着高价钱过着舒适度极低的生活, 脾气有点暴, 大概有好一阵子了, 谁都喜欢礼貌自重的社会, 碰到“粗枝大叶”的, 总有咆哮的冲动 . 穿过大街小巷, 道路两旁密集的楼, 堵在路上聒噪的人, 以及我们吸着的霾, 好像都有错, 也不知默默在心里骂了多少遍,  实在是嫌弃, 就安慰自己说, 这地方还算适合修行, 坚持在各个层面磨练着人的品性. 不低头, 不留恋, 不左顾右盼, 不赚窝囊钱, 不喝跌份酒, 不找小….哈哈哈哈

网络社交工具开始淡出了我的生活, 或者说 淡出了许多人的生活, 多年来都被喂食信息, 觉得厌了吧.. 毕竟丑陋的事情太多,宁愿选择充耳不闻, 所以有朝一日被工作恶心了, 只能抱着枕头大失眠, 对微博微信不再热衷, 也好久没认真写过日记…今天的空气依然是脏的, 但是月亮很大, 于是打开了窗子, 对着月亮吹了吹凉风, 鼻尖冰凉到室外温度时, 懒惰就消失了大半, 振奋起来, 连远处的灯光都不再是云里雾里, 能见度都似乎高了很多..只是冬天大概一滴雨也不会有了.

Leave the nest

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好, 这就是我当下的感觉. 本该是段新的人生, 但种种原因造成属于我的这两个阶段的临界点并不很明显. 继续着之前的工作, 回了家, 也离开了家.

之前几年, 总在羡慕别人的运气,  但事实上大家都没差太多. 有点窃喜, 觉得有逆袭的趋势. 比如遇见了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然后遇见了世界上最好的导师. 不缺跟自己相处的时间, 也不缺小伙伴一同嬉戏.

因为好强, 有对生活的抱怨也都吐给了妈妈, 朋友们倒是没几个真了解我的烦恼, 偶尔觉得过意不去, 就只好最最肤浅的办法补偿,  熬了这么久才脱离“无产”阶级, 要的就是物质化, 充分的物质化, 给“债主”以自信, 表示有力偿还:p

不小心把训练强度从5公里变成了5英里, 锻炼身体是幌子, 主要原因是, 我有一个男朋友跑的很快很快, 我想要追上他.

草稿箱里那些永远也不会完成的, 顺路带我晃回了学生时光, 什么时候起, 再也不为开学精心挑选书包笔本文具? 是生活太复杂所以我们才追求极简化? no no no….单纯是因为我们的欲望跑去了别处:D
就此翻片儿了嘿~ 以下:

20130716 (no title)

效率很差的一天,Vick的远程协助从下午直到深夜. 终于拿到自己名字的钥匙, 神圣的如同火炬传递, 独立跟数据都是财富. 递出名片的那一刻起, 绝不会再是之前那个你. 好吧..其实你还是你.

越来越多的许诺, 跟不是很相熟的人, 话好听的快把石头感动了, 别人的自信, 大部分是实力, 小部分则源于你的不专业跟怯弱..

 20120622 (no title)

[不太适合公开]

20120513 (no title)

they told me things that worth fighting and what just doesn’t matter at all~we should learn to make the effort to show people that you want them to be involved in your life (:

20120206 (有种病叫时不时睡很多综合征)

[米有内容]

20120203 (食物的诱惑)

梦到反感的人为你叫了披萨..梦里

20110201 (no title)

荞麦冷面, 有家里的感觉

 

Yo~

小雨淅淅沥沥一整天, 这会天边挂起了暖色的云彩, 眼前的画面快进起来, 就是三五成群的人们 挤进地下通道, 涌上公车,各自回家.  这个城市有在慢慢变好吗?

 

模拟人生

“Pat探出半个脑袋说再也不想见到你了Qi.”
“啊, 是吗, 那太不幸了..哈哈”

柳河边, 大风口, 举着手机学意大利口音. 其实是最焦虑的日子, 终于跟冬天一起熬过去了.
来广营西路, 白晃晃的天,尘土飞扬, 妈妈买了许多小金橘, 于是它成了房间里第一个味道.

老朋友相见, 笑意盈盈, 也想让更多人体会那种信任, 跟被扎实拥抱的感觉.
大可继续混不吝的过日子,可却 不再是偏偏少年.

The last month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Devil's Punch Bowl

1.
八号搬出MP, 就此非正式的告别了学生生涯,还没来得及反应, 人就已经在伦敦了. 过了极不舒服的周末, 伤感也后知后觉的到了. 有些懊恼自己论文完成的不够利索, 所以才让事情接二连三的来, 没留任何喘息的机会.不然会去体谅Danial的磨人短信跟Clara红通通的眼睛.

一字一句, 点点滴滴, 庆幸自己还算是个爱记录的人, 翻开日记就如同回到到了那间flat,小心翼翼的九月, 十月的选择题, 疲惫的圣诞节, 受教与考试并存的年初, 二月很多workshop, 多雨的三月想把我唱给你听, 惊喜不断的四月, 五月试着改变, 六月学期结束..七月的噩耗, 忙里偷闲混过了八月. 许多活动和聚会都自然的融进了生活里, 社团街拍, 跟吉尔看展, 小团体外出撒野, 冻到手指僵硬的雪白卡迪夫之旅, 总有那么多可以庆祝, 总有那么多让人伤感, 总是快乐又不快乐.

凌晨走在10度的空气里,hillside的草地上, 我们追逐,大笑,回忆,拥抱..好像一切都得到的太轻易了, 所以被夺走的时候, 也不该过分挣扎, 所谓跟“命运”打交道也得有来有往.贪图幸福的温存,希望时间就停驻在此刻, 时间又凭什么就停在此刻呢? 有生之年还会不断的经历告别, 有些让你学会享受朋友们相聚的时光, 有些是脱胎换骨般彻彻底底的明白, 拥有然后失去.

2.
跟小九的磨合期在前年夏天, 拍东西要嘛白花花要嘛黑漆漆, 有时歪歪斜斜,有时糊成一片. 虽然至今也觉得只是自己后期找补的技术进步了, 但Andy说并不是, 老豆也觉得还好. 在吉镇会很舍得按快门, 天气很好就觉得被照顾着. 记性越来越差, 所以要宁滥勿缺的记录每个细节.  鹿是野餐的时候拍到的,很警觉, 一动不动, 后来想想也可能是离的太远,不太把我们当回事儿.

接下来两周出去转转, 说没有太多期待可能有点扫兴, 无论是快乐还是伤心难过,都需要有个到此为止的底线不是么. 等我回来.

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Photo@120730 Devil’s Punch Bowl )

|失控在普遍范畴的苦恼, 就像臭猴子被佛祖调教

差不多快要读高中时, 我隐约有所觉悟, 大概维持“好孩子”形象是件很累的事. 随着爱好跟偏好的增多, 渐渐的便成为了跟随大部队,却总是走在主干道边边上的小孩, 稍不留神就掉队,在外面走个弧形再转回来..(可能跟班主任的宠爱跟放纵也不无关系) 意志力强大的人, 应该就不会如此了吧? 而每次的“浪子回头”都是羞愧心驱使的, 这也让我的脱轨行径显得尤为瞻前顾后,一点也不潇洒, 跟其他放开了跑的孩子比, 甚被至有点儿窝囊. 那个年纪, 没有什么正经的理想, 还是更喜欢大人赞赏的目光,偶尔出格, 也不过是叛逆期很普遍的恶同好异现象…所以我从来都是大部队里的人. 恩, 刚明白这件事的时候, 真觉得是个笑话.

|相对稳定的甜蜜负担

24岁以前只喜欢舒坦的活着,为自己. 当然也曾冠冕堂皇的说为了谁谁放弃什么,那也只是换个方式满足一己之私.比如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在男友身上,来寻求那种被认可被喜欢和被需要, 最好顺便让我的未来也“被规划”一下, 那样就完美了.这段时间,眼界会很受限, 因为一直绕着身边的人.欲望就像是座智能的休眠火山, 有人在身边,就会呈现很乖很受控的状态.在格子里规矩生活,踏实做事,没什么奇怪的想法,对无聊透顶的自己也没太大意见.

|舍得失控

不知觉又成了独自一人,也便合理的进入了易失控状态, 喜欢找些麻烦.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吸收大量残缺的知识和讯息, 那些让人神采奕奕, 毛骨悚然, 或者陷入深思的东西最合胃口.挑挑拣拣中,发现了那么多十六七岁时遥望过的, 有种跟过去的自己契合的美妙,只差找到一个适合的方向准备着, 探探脚, 然后出发.

尝试了不务正业的甜头以后, 便想一次又一次的跳脱中规中矩的生活, 去干些不一样的大事儿,  可真正意义上的脱轨,会让野心会慢慢膨胀,有着养虎为患的风险 … 所以我总规劝自己不要跟另个世界拉扯太久, 那些看似有着强烈吸引的事, 都可以拿来当作梦想, 但是都美的绚烂, 美到没有退路..

有天跟Till聊起”借你的思维模式给我吧” 对方悠悠走到一条6c的顶绳下说”你太惜命, 人要舍得失控”..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结果不一会儿就目睹了伟岸的Dr.Tillmanns”帅气”的滑脱, 还伤到手腕… “你也太舍得了,这两周就只有遥望我的份儿啦”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 该伤员持续指导我去爬些他热身的线, 抓些光看就觉着够不着的点,还扬言不放我下去…”不费事儿” “就乐意这么遥望着你”  “左脚去够”
… … 力竭,心寒,” i’ll get you back for this!!” 有能耐就别让我下来:”(

有关失控, 应该在对的那一刻,就舍得了吧, 在了解了更多, 体会了更多,掌控了更多的时候.
不学无术,大概就只能永远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恩

杂记

恢复跑步以后心情跟生活步调都慢慢稳定了下来.并不是第一次被死亡教育,迟迟回不过神,也是因为想了很多,对今后的生活以及一些决定也都有了新的考量.另外也领略到不求甚解的可恶,没弄清楚端倪之前用自己仅有的价值观去妄自批判跟菲薄,好像不发出点别样的声音, 就埋没了自己卓越的判断力,不质疑,不否定就落俗了~还尽可能的装得云淡风轻般潇洒..(在二流影评人身上也尤为明显, 你真以为导演费尽周折拍完剪出来的片子就理所应当表达的是你理解范畴的东西?)所谓”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他人”不是叫你用自己肤浅的精神世界去践踏另外一个人的…价值观这东西, 永远不尽相同, 都是个人的心灵体验,没必要总想着去同化谁,说服谁. 指责也好辩解也罢,说来说去都是别人, 都没什么资格跟立场.  跟老豆吵架时, 那股子“我敬佩的人我来保护”的劲儿快赶上红卫兵了, 想来也够幼稚可笑,不再是小孩子了,该学着自重. 反省的结果就是最近悻悻而睡的频率越来越高,唉呦…
btw,争论之中突然表达类似”还不是因为喜欢你”这招真太狡猾,历史遗留问题导致我又信了,气势立马弱了一半儿, 想着是不是自己太狭隘,锱铢必较…ft

水漫京城,zf扯谎,知名不知名机构开始面向灾区募捐,伪公知写不出文章很慌乱,爱国青年依旧无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实儿吧..呼声不敢太大,语气不敢太重,手中的丁点儿权利要守护好,才能更好的帮助他人不是~身为无”产”阶级的学生一族, 纵然有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的壮志, 也只能先求上进,不给爹妈添乱, 我是觉得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好分内的事, 也算是曲线救国了..

anyway,悲伤感慨之余,还有一些期望,对自己.
期望新的计划得以实施,期望顺利结束这边儿的事儿,为学生生涯画上圆满的句点.对比踏上这个小岛之初的种种愿想,想要的生活跟经历好像都实现了,也仍有未尽全力去做的事,错过很多,成了永远的遗憾,对家人更是感到歉然,慢慢来吧,路且长.

已经很久没有为什么事动容,  坚持理性的面对生活, 还是在今晚崩溃瓦解了
人总要一边承受一边学着承受更多更多..
骄奢虚伪甚而作恶的人, 他们的下场凄凉,你会觉得是应该的
可世上总有很多活得单纯的人, 让你怜惜他们的好, 又无能为力他们的离去
哭吧哭吧…然后好好的活..

个人的体验

每个人都想高高在上, 要过的体面不卑微, 怕被瞧不起. 奋斗时, 往往又放不下自私的欲念, 贪图更多快意. 可好多东西, 要得到就必须先学会放弃, 这种约束法则, 存在即有它的道理, 两难全的,不只是情义, 意志薄弱也从来都不是借口. 总能看到许多真挚的关怀在身边, 另外些时候则是于事无补的“内疚”.

不知不觉, 眼泪都给了电影, 收起了生活中的感性, 就没什么大喜大悲的情绪, 一切都至多是有点儿着急, 有点儿兴奋, 或者有那么点儿不高兴. 曾经全心去喜欢一个人, 也尽力帮助朋友度过难关, 而最最不想面对的,是极致付出后的了无生趣, 硬生生的把我推开, 在影子里呆呆的发笑. 试着找寻跟雕塑自己的人格, 躲开人群, 又一次次主动或被动的靠近, 才发现生而为人的悲哀, 亦在于细致入微的观察, 虚伪跟假饰是那么的张牙舞爪,并没有多坏多坏, 只是每每走上前来, 都会让你深深的感慨自己没药, 治不了对方的蛋疼.  话说起来,  皱眉苛责的, 永远是至亲; 频频去赞美的, 往往被归类为可远观不可亵玩; 看作笑话绕行的, 是那些有闲且戏过了的旁人,因为宽容都给了朋友.

下了厨房,出了厅堂,入了修罗场,也梦了乌托邦, 生活变得愈加丰盈,对自己, 对身边人的又是翻新的考验..
前天医生开了单子, 两个药片就可以很快入睡, 再没有直到天光的辗转. 最需要反省的时候, 让自己赶快休息, 因为大概知道了问题所在, 稍微有点不高兴..总是很会画饼, 画出来就有了动力跟豪情壮志, 却很难从一而终. 该问问自己是为了什么…也许饼也只是看起来好看而已, 没多需要. 哎呦…仓皇睡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