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人生

“Pat探出半个脑袋说再也不想见到你了Qi.”
“啊, 是吗, 那太不幸了..哈哈”

柳河边, 大风口, 举着手机学意大利口音. 其实是最焦虑的日子, 终于跟冬天一起熬过去了.
来广营西路, 白晃晃的天,尘土飞扬, 妈妈买了许多小金橘, 于是它成了房间里第一个味道.

老朋友相见, 笑意盈盈, 也想让更多人体会那种信任, 跟被扎实拥抱的感觉.
大可继续混不吝的过日子,可却 不再是偏偏少年.

The last month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Devil's Punch Bowl

1.
八号搬出MP, 就此非正式的告别了学生生涯,还没来得及反应, 人就已经在伦敦了. 过了极不舒服的周末, 伤感也后知后觉的到了. 有些懊恼自己论文完成的不够利索, 所以才让事情接二连三的来, 没留任何喘息的机会.不然会去体谅Danial的磨人短信跟Clara红通通的眼睛.

一字一句, 点点滴滴, 庆幸自己还算是个爱记录的人, 翻开日记就如同回到到了那间flat,小心翼翼的九月, 十月的选择题, 疲惫的圣诞节, 受教与考试并存的年初, 二月很多workshop, 多雨的三月想把我唱给你听, 惊喜不断的四月, 五月试着改变, 六月学期结束..七月的噩耗, 忙里偷闲混过了八月. 许多活动和聚会都自然的融进了生活里, 社团街拍, 跟吉尔看展, 小团体外出撒野, 冻到手指僵硬的雪白卡迪夫之旅, 总有那么多可以庆祝, 总有那么多让人伤感, 总是快乐又不快乐.

凌晨走在10度的空气里,hillside的草地上, 我们追逐,大笑,回忆,拥抱..好像一切都得到的太轻易了, 所以被夺走的时候, 也不该过分挣扎, 所谓跟“命运”打交道也得有来有往.贪图幸福的温存,希望时间就停驻在此刻, 时间又凭什么就停在此刻呢? 有生之年还会不断的经历告别, 有些让你学会享受朋友们相聚的时光, 有些是脱胎换骨般彻彻底底的明白, 拥有然后失去.

2.
跟小九的磨合期在前年夏天, 拍东西要嘛白花花要嘛黑漆漆, 有时歪歪斜斜,有时糊成一片. 虽然至今也觉得只是自己后期找补的技术进步了, 但Andy说并不是, 老豆也觉得还好. 在吉镇会很舍得按快门, 天气很好就觉得被照顾着. 记性越来越差, 所以要宁滥勿缺的记录每个细节.  鹿是野餐的时候拍到的,很警觉, 一动不动, 后来想想也可能是离的太远,不太把我们当回事儿.

接下来两周出去转转, 说没有太多期待可能有点扫兴, 无论是快乐还是伤心难过,都需要有个到此为止的底线不是么. 等我回来.

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Photo@120730 Devil’s Punch Bowl )

|失控在普遍范畴的苦恼, 就像臭猴子被佛祖调教

差不多快要读高中时, 我隐约有所觉悟, 大概维持“好孩子”形象是件很累的事. 随着爱好跟偏好的增多, 渐渐的便成为了跟随大部队,却总是走在主干道边边上的小孩, 稍不留神就掉队,在外面走个弧形再转回来..(可能跟班主任的宠爱跟放纵也不无关系) 意志力强大的人, 应该就不会如此了吧? 而每次的“浪子回头”都是羞愧心驱使的, 这也让我的脱轨行径显得尤为瞻前顾后,一点也不潇洒, 跟其他放开了跑的孩子比, 甚被至有点儿窝囊. 那个年纪, 没有什么正经的理想, 还是更喜欢大人赞赏的目光,偶尔出格, 也不过是叛逆期很普遍的恶同好异现象…所以我从来都是大部队里的人. 恩, 刚明白这件事的时候, 真觉得是个笑话.

|相对稳定的甜蜜负担

24岁以前只喜欢舒坦的活着,为自己. 当然也曾冠冕堂皇的说为了谁谁放弃什么,那也只是换个方式满足一己之私.比如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在男友身上,来寻求那种被认可被喜欢和被需要, 最好顺便让我的未来也“被规划”一下, 那样就完美了.这段时间,眼界会很受限, 因为一直绕着身边的人.欲望就像是座智能的休眠火山, 有人在身边,就会呈现很乖很受控的状态.在格子里规矩生活,踏实做事,没什么奇怪的想法,对无聊透顶的自己也没太大意见.

|舍得失控

不知觉又成了独自一人,也便合理的进入了易失控状态, 喜欢找些麻烦.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吸收大量残缺的知识和讯息, 那些让人神采奕奕, 毛骨悚然, 或者陷入深思的东西最合胃口.挑挑拣拣中,发现了那么多十六七岁时遥望过的, 有种跟过去的自己契合的美妙,只差找到一个适合的方向准备着, 探探脚, 然后出发.

尝试了不务正业的甜头以后, 便想一次又一次的跳脱中规中矩的生活, 去干些不一样的大事儿,  可真正意义上的脱轨,会让野心会慢慢膨胀,有着养虎为患的风险 … 所以我总规劝自己不要跟另个世界拉扯太久, 那些看似有着强烈吸引的事, 都可以拿来当作梦想, 但是都美的绚烂, 美到没有退路..

有天跟Till聊起”借你的思维模式给我吧” 对方悠悠走到一条6c的顶绳下说”你太惜命, 人要舍得失控”..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结果不一会儿就目睹了伟岸的Dr.Tillmanns”帅气”的滑脱, 还伤到手腕… “你也太舍得了,这两周就只有遥望我的份儿啦”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 该伤员持续指导我去爬些他热身的线, 抓些光看就觉着够不着的点,还扬言不放我下去…”不费事儿” “就乐意这么遥望着你”  “左脚去够”
… … 力竭,心寒,” i’ll get you back for this!!” 有能耐就别让我下来:”(

有关失控, 应该在对的那一刻,就舍得了吧, 在了解了更多, 体会了更多,掌控了更多的时候.
不学无术,大概就只能永远游走在失控的边缘. 恩

杂记

恢复跑步以后心情跟生活步调都慢慢稳定了下来.并不是第一次被死亡教育,迟迟回不过神,也是因为想了很多,对今后的生活以及一些决定也都有了新的考量.另外也领略到不求甚解的可恶,没弄清楚端倪之前用自己仅有的价值观去妄自批判跟菲薄,好像不发出点别样的声音, 就埋没了自己卓越的判断力,不质疑,不否定就落俗了~还尽可能的装得云淡风轻般潇洒..(在二流影评人身上也尤为明显, 你真以为导演费尽周折拍完剪出来的片子就理所应当表达的是你理解范畴的东西?)所谓”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他人”不是叫你用自己肤浅的精神世界去践踏另外一个人的…价值观这东西, 永远不尽相同, 都是个人的心灵体验,没必要总想着去同化谁,说服谁. 指责也好辩解也罢,说来说去都是别人, 都没什么资格跟立场.  跟老豆吵架时, 那股子“我敬佩的人我来保护”的劲儿快赶上红卫兵了, 想来也够幼稚可笑,不再是小孩子了,该学着自重. 反省的结果就是最近悻悻而睡的频率越来越高,唉呦…
btw,争论之中突然表达类似”还不是因为喜欢你”这招真太狡猾,历史遗留问题导致我又信了,气势立马弱了一半儿, 想着是不是自己太狭隘,锱铢必较…ft

水漫京城,zf扯谎,知名不知名机构开始面向灾区募捐,伪公知写不出文章很慌乱,爱国青年依旧无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实儿吧..呼声不敢太大,语气不敢太重,手中的丁点儿权利要守护好,才能更好的帮助他人不是~身为无”产”阶级的学生一族, 纵然有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的壮志, 也只能先求上进,不给爹妈添乱, 我是觉得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好分内的事, 也算是曲线救国了..

anyway,悲伤感慨之余,还有一些期望,对自己.
期望新的计划得以实施,期望顺利结束这边儿的事儿,为学生生涯画上圆满的句点.对比踏上这个小岛之初的种种愿想,想要的生活跟经历好像都实现了,也仍有未尽全力去做的事,错过很多,成了永远的遗憾,对家人更是感到歉然,慢慢来吧,路且长.

已经很久没有为什么事动容,  坚持理性的面对生活, 还是在今晚崩溃瓦解了
人总要一边承受一边学着承受更多更多..
骄奢虚伪甚而作恶的人, 他们的下场凄凉,你会觉得是应该的
可世上总有很多活得单纯的人, 让你怜惜他们的好, 又无能为力他们的离去
哭吧哭吧…然后好好的活..

个人的体验

每个人都想高高在上, 要过的体面不卑微, 怕被瞧不起. 奋斗时, 往往又放不下自私的欲念, 贪图更多快意. 可好多东西, 要得到就必须先学会放弃, 这种约束法则, 存在即有它的道理, 两难全的,不只是情义, 意志薄弱也从来都不是借口. 总能看到许多真挚的关怀在身边, 另外些时候则是于事无补的“内疚”.

不知不觉, 眼泪都给了电影, 收起了生活中的感性, 就没什么大喜大悲的情绪, 一切都至多是有点儿着急, 有点儿兴奋, 或者有那么点儿不高兴. 曾经全心去喜欢一个人, 也尽力帮助朋友度过难关, 而最最不想面对的,是极致付出后的了无生趣, 硬生生的把我推开, 在影子里呆呆的发笑. 试着找寻跟雕塑自己的人格, 躲开人群, 又一次次主动或被动的靠近, 才发现生而为人的悲哀, 亦在于细致入微的观察, 虚伪跟假饰是那么的张牙舞爪,并没有多坏多坏, 只是每每走上前来, 都会让你深深的感慨自己没药, 治不了对方的蛋疼.  话说起来,  皱眉苛责的, 永远是至亲; 频频去赞美的, 往往被归类为可远观不可亵玩; 看作笑话绕行的, 是那些有闲且戏过了的旁人,因为宽容都给了朋友.

下了厨房,出了厅堂,入了修罗场,也梦了乌托邦, 生活变得愈加丰盈,对自己, 对身边人的又是翻新的考验..
前天医生开了单子, 两个药片就可以很快入睡, 再没有直到天光的辗转. 最需要反省的时候, 让自己赶快休息, 因为大概知道了问题所在, 稍微有点不高兴..总是很会画饼, 画出来就有了动力跟豪情壮志, 却很难从一而终. 该问问自己是为了什么…也许饼也只是看起来好看而已, 没多需要. 哎呦…仓皇睡罢..

120602

多事之月, 不知道从何写起, 论文动辄万字浩浩荡荡full of crap, 哈哈..回想起来胃好疼~ 终于终于,考试还剩两场..这阵子九点钟天才微微暗, 跑步回来打开窗就有小风吹, 看片听音乐,眯着眼睛读参考文献,复习备考,每天都觉得累翻了,却从没忘记过给向日葵浇水, 也常常偷懒晃神一整天, 因为不觉得有压力, 革命胜利前”好日子就要来了”的写照!哈..

买了个迷你 speaker,要带着去野餐,现在正唱”是缘是情是童真,还是意外..”
Danial定了 paintball的场地, 就要毕业了我们, 会很精彩..

越忙越多小插曲,微妙而x疼~没什么斗志,亦不屑微词~_~
长大后再难有不顾身的劲头,因为真太少人值得为之而战..摊手…

Halo Dolly~

这个假期,人们一多半儿都跑去了Cyprus,我还在对去年夏天的旅行忌惮, 加上这几周雨下的阴冷又勤快,所以干脆呆在家里.偶尔跟Soti去打球或上课,聊些学校跟家里的事,还有身上新添的瘀青ˉ\_(ツ)_/ˉ

最近每次跟妈通话都会被问,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不知道是我答的含糊,还是她太忙总忘记.小时候跟爸妈就少亲昵,记事起就商量的口吻说话, 像朋友.年少时一直觉得跟他们感情淡薄, 却也过的比较自由,以至于到了后来很乐忠于被人管着.过了叛逆期才发现亲情被升华的很快,在外体会了人情冷暖,对家人的依赖也就更重了.每次离家,想他们挥挥手拭拭泪说”到了就来信”的情节从没上演过.反倒是毛毛一句”落地请开手机,很挂念你” 给人感动的一塌糊涂. 这次搬家,妈像往常一样询问意见, 还聊到以前我对搬家的种种抵触. 酝酿了下感情跟她说, 妈在哪家在哪~唉哟, 酸了个牙,抒情得慢慢来,风格不好急转…

与生日有关的一些小片段: V送的花儿插在瓶子里,这两天开始慢慢低下头,已见垂败. 旁边向日葵依旧扭着身子望向窗外, 欣欣然的骄傲, 两个像是在用生命演绎一场默剧, 让人肃然起敬…hm,既然没在恋爱,那明儿就放心把花丢掉了哈~ “妞,带你吃好吃的中餐好吗, 然后到城堡转转 ” 蛋糕蜡烛小分队已经在安排惊喜了, 晚上去pub再试试西瓜口味的shisha, “累了吗? 没关系回家咱叫pizza~ ” 脑子里的预设本不是这样, 以为简单的聚餐后就各自归巢赶手头的论文了, 没料想晚上大家都冒了出来, 还有住在别个城市的Lubna跟V..着实让人感动又不好意思了回.

那天我是他们的娃娃,不断被说服着他们有多“爱我”, Clara定餐厅, 准备蛋糕,不忘添置了下周当伴娘的裙子,以为自己工作起来算有效率的,直到遇见她才算彻彻底底败了~回顾这半年来的日记, 都消极的令人生厌, 跟她开玩笑的抱怨大概这一年的运气,全都花在今天了. Nick说Eugene用姐姐的口吻命令我们去Kingston吃她做的东西 且拒绝yes以外任何回答的时候最美~哈哈

不知道有过这样其乐融融的日子后, 还会不会再习惯一个人风尘仆仆, 总觉得自己留给别人的是温冷的印象, 却也还是跌跌撞撞认识了些贴心的朋友, 从前活得很独,这部分生活没放进过心里, 或许是时候转移下视线,不该老这样避重就轻的活着.


接茬年初

年初三是个很弱很无力的开始,观影结束还跟陌生人一起被困在安全通道半小时, 生活总在被抱怨平淡无味的时候给你来点戏剧化的情节. 开学很快迎来四门考试, 不在状态,一直一直失眠, 无意间跟Clara提起, 隔天手上就多了四份笔记,潇洒的字体想也知道是谁…她善良,聪明, 执着的关心着爱说谎的我, 那句”im fine”在她那儿从没能成功过. 直到我平静的讲出心事,她才眼圈红红, 然后不忘给一个大大的拥抱. 其实,敏感个性如我, 属于感情上的易受挫人群, 如果不能承担现实与期待的巨大落差, 便宁愿每个人都只是泛泛之交. “Qihan, 真的没必要把自己包裹太紧, 不用总是假装很开心, 你看,我总来不担心你看到我不快乐”

又几个月过去了,还是没习惯新住所的窗外, 因为它让我的房间更像是个牢笼,被周身建筑围绕, 只剩头上一片天空,就算鸽子成群飞过,都只看到剪影. 是有那么一阵子,我觉得大概看透了自己,也看透了所有的把戏. 那段时间, 我不贴心, 整个人很负面, 更不在乎朋友, 谁要离开..那且去吧,正合我意. 现在想想很后怕, 那是怎样的一种疯狂举动.自大, 漠然, 没温度,连个示弱的台阶都没留给自己. “作茧自缚”也不过如此吧? 用Clara的话说,就是直到她从Austria回来,我的眼神才不那么慌..是啊,让人羞愧不已.

当我收拾好衣柜, 换出夏天的衣裳,外面冷冷的又下起雨来. 抱着笔记本窝进被子, 接茬写这篇年初烂尾的日志,发现那些日子还挺不赖,虽然吵吵闹闹,哭哭笑笑和乱吃醋,但也还算顺遂, 只是再回不去, 2011便成为了我最好的一年. 2012不管玛雅人的预言准不准,都要当成最后一年来过, 我能表达爱的方式不多,无非累点儿,偶尔心事有些重..多揽一些责任在身上.

这会手机已经弹出很多条讯息, Kevin留言说we gonna make sure you have an amazing day, 突然想到之前聚餐他们的神秘,忍不住想笑. 最后一次很多朋友给自己过生日,大概要追溯到四五年前了, 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没想过会被那么多人在意,也许对他们来说, 明天的任务只是哄小孩子..那么一定得全力配合, “偶尔哼哼首歌, 笑得比花还美” =)

“ We came screaming into this world, how can we possibly leave it without a fight?” — Sally的话,送给自己. 突然很想要个ukulele, 移到下一年吧…

还有,其实 希望你不要太难过, 当有天发现我曾那么爱你. 我也会学着释然, 不再每隔一段时间,便对自己的付出感到荒唐不齿.

这样的一天

又是周五的一天, 放弃Four Season的offer后,开始变得很讨厌周五,因为无端多出了好多时间跟自己相处..不再继续递简历,也不去gym了,更多时候闷在家里,像是在跟自己闹脾气..

早上起来看哥哥跟毛舜均的访谈,<这些年来>的副歌穿插在片头片尾,让我感到雀跃,不知是来自谈话内容还是背景音乐..至少觉得自己被触动, 还算活着,擦擦鼻子冲个澡,开始写毫无意义的论文提案..

会被别人的故事触动, 只因活在襁褓内,总无限放大自己的悲哀、自己的难, 对脑子里幻想的幸福生活有着疯狂的执念. 看到别人经历了苦难,爬了起来..还活得好好的, 就又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自动忽略掉他们长久的挣扎跟承受… 所谓小人物的悲哀,就是一直一直都不明白, 日子是自己的, 没办法照着别人的过…而一个浪头打过来, 爬不爬得起来也都不会按照历史记载的去发生.. 于是我就这样来来回回来来回回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的导演着自己的人生,以倍受打击跟倍受激励相交替的拍摄手法…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纵然在这过程中明白一些事, 也还是没办法阻止这样的反复..打击跟激励都不存在时,最近这种过脑不过心的喘气儿状态便奇迹般的诞生了..

雨天呆在家里看<倒带人生>是个很明智的决定.直到现在, 回想起斜阳下Stuart拉着Alexander衣角走路的样子, 眼泪还是会止不住的往下掉.. Tom是个神奇的演员, 把一个酒鬼,流浪汉的落魄,跟施暴狂的愤怒演的淋漓尽致,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皱皱巴巴的一生中, 缺少一个像样的父亲,得不到应有的关爱, 没有健康的身体, 甚至多着许多额外的不幸..可不管他做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也都不会改变他孩子般的天真, 这也让他本性里温顺,善良无害的一面表现的自然而真实.

不同际遇的堆叠让我们的人生复杂得难以解释, 谁也没有意识到,只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个地步. 路过的人,并非全部出于冷漠、自保而不搭救,也许总有更需要去关注的人和事儿吧, 又或许是个人偏好,更或者是真的无可奈何..但我始终相信, 不管你的人生多么的不愉快或倍受争议,总有个温暖的人, 会像Alexander一样驻足, 给予你们相知相识的机会, 还有朋友般的尊重跟陪伴,让你不再是独自一人.

我认识好几个斯图尔特~ 相处较多的是去年夏天一起作业的group member, 一个简单干净的英国男孩, 容易害羞, 讲话间会时不时含着下唇, 因为长得像Haley,所以我总叫他Pinocchio, 刻意的提到是因为,看完这部片子,再没办法把 Stuart这个名字跟别的人联系在一起, Tom所展现的Stu清晰又深刻的印在了脑海里..

生活中,毛毛的简单大气、不设防很像Stuart,可这些美好被越来越多其他的东西所覆盖, 原本的记忆便慢慢的不知不觉的淡掉了,我常常因此对自己怀恨在心,因为不愿放弃最初的记忆,却又不断平添新印象..且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Stu给了我解释..可能他还是他, 只是最近有点儿混蛋罢了.

今天我是达也

最近就是到处爬爬走,累了然后停下来.
新鲜事儿可以不间断在体验, 但永远不会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多出来的许多时间,也曾试着从友情里找到填补, 却天生孤僻,不习惯主动跟人群亲近, 可憎的性格..所以到了最后往往只会跟特定的一两个人交谈, 有时欢畅, 也偶尔会不欢而散…

2012可能又是自己蜕变的一年,每天的想法都在变..雀跃了就不停的表达, 低沉久了又想从此销声匿迹..
课业、面试、毕业论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并没有太多需要担心. 只是有的人 , 你腾出心上再多的位置给他,也还是留不住…而那些吵也吵不散的, 就认了吧, 可能是注定了一辈子的老友.

受教

前几天跟Karios学了个德语词”aufheben” 意思是保存,收好..另一层含义为”中止”,哲学中译为”扬弃”,并不怎么讨喜..而”person”一词在拉丁语系里有mash(面具)的意思,所以才有”人格的面具一生都带着”的讲法.每个人的处境、心态和情绪都是我们的面具,是舞台妆扮,在人生舞台扮演不同角色. 这一人格面具给了我们自欺的余地,一种保护. 如果冥冥中已是自身的一部分,而偏要拿掉面具翻出真我, 才是实实在在的自欺吧? (还在消化吸收..)

长时间以来自己都停留在一种简单的交往模式中, 偶尔会遇到一些人,觉得他们麻木、冷漠,难以取悦,却忘了这世界本就容纳多种形态,他们也许不完美,但正是他们的不完美保证了我们也有不完美的权利..让我们的性格乖戾和倔强也得到包容.. 简单的交往模式并非不适应这个世界,只是不适用于它的全部.. 如果很笃定要肯硬骨头…就得先具备长势良好的牙齿和一个强大的心. 并且也要看到对方的忍耐和宽容.

“humble”呢,是一直以来帮助我前进的因子,不论是生活还是学业上,抱着一个谦虚谨慎的态度总是没差, 这种认知总能让我好好待人, 尽可能多的从他人身上学到好的品质.而感情上, 这样的态度却显得卑微,不自信..还会造成内心的恐慌. 因为很了解自己,若放弃就再没回头可言,所以纠结是家常便饭..一方面急于走出象牙塔,这样才能为他做更多,不至于这样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因为安全感缺失带来的过分依赖,是种强烈折磨…经过整个上午的情绪失控跟CPR自我搭救之后, 还是决定先放一放,不是中止,只是暂时把热度保存起来..(话虽这么说…) 因为比起让人舍不得伤害,舍不得离开, 我更希望自己能让人觉得”有指望”.

小插曲:
记性差忘性大,说的就是我呢..上次出去, Andy问我怎么不拍,我说卡忘带了..是我骗他.这次出去,Andy过来问,小妞,卡又忘带了?我很不好意思的跟他说,是没带电池..这回是真的..记性越来越差,不过也好,用心去看去记录吧…um..这算什么水平? 是犯2还是一步步接近「心无挂碍」呢…哈

札记。

嗨,你好吗?
最近天气转凉, 打开窗依旧能闻见青草味儿,才下过雨, 空气涩涩的,心脏又有些不舒服了,于是很常用力呼气, 毛毛说我胆小鬼, 看zambie吓着的, 懒得跟他解释,呵呵, 不知道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是怎么蔓延开来的, 大事儿小事儿都不愿多说, 就算被误解.

朋友来借住,我却失眠了, 蹑手蹑脚的拿水喝, 结果卫生间的movement sensor过分敏感, 灯一下子亮了,晃得人眼睛疼, 更没法儿睡..于是,坐暖气旁开始写这篇日志..呼….

um..不得不承认, 性格中存在着一些扭捏因素.想起《人间失格》中的大庭叶藏, 带着取悦之心活着,变得阴暗,伤痕累累. 而自己是反过来, 随着年龄增长,对事物才越来越多的采取配合态度, 都说抵抗便会不自由, 可是跟生活和解却跟自己对抗,也没那么快乐就是了…

不调和表现在: 四岁死活不去幼儿园, 被送到还会远远一路跟着爸爸的单车, 小跑回家,没办法最后只好被反锁在家里;六岁被送到文化馆写毛笔字,第二天就没再去,坚持要学琴;十一岁女孩子都喜欢蘑菇头或各式小辫儿,却把头发剪很短很短,玩儿弹珠,倒立,欺负男生,还险些学了滑板; 十四岁暗恋别人,死撑一定要等到对方告白;十七岁被分手说,”在你自己圈子里找一个挺好的,并不是没我不行”..倒抽一口气,再没哭哭啼啼,大致心理:”你以为你谁啊”= =、好吧, 至此为止,好像只能说明我是个被爸妈宠坏的小孩儿..二十一岁, 心脏弱,膝盖旧伤,偏还要夜爬华山;二十三岁, 开始习惯的主动承受逆境, 热烈欢迎任何可能发生的伤害..类似就义前争取些主动权..窝囊还是一样窝囊的..但壮烈!
still doing stupid stuffs from time to time,well..my excuse is that im young and foolish = =、
(待续..)

很久没写evernote,”那个大象你再没用过了” 老豆装作不经意吐槽还是挺温情的,哈..
有个很聊得来的朋友,他叫我亓怪,总让我给他讲故事. 于是就差点直接给了他evernote的帐号密码, 因为那些真实发生的事,往往只是构架, 被凌乱的感受堆满, 像秋天的树..摇一摇就有很多枯叶落下. 所以真的要说故事的话,清晰的枝干三两下就讲完了…讲不完的是感触, 而它们每天每天,都正发生…

一些人,你永远不知道你们的交情会嘎然而止在哪一天.我是个骨子里慢热的人, 所以往往还在期待着什么的时候,才发现”encore”都结束了, 小小失落. 又想起MD的话:”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有些人你这辈子本来不应该也不会有交际,但因为你做了某件类似旅游之类的事,在你们遇到的那几天,却可以过的非常愉快且印象深刻,但奇妙就奇妙在,就只有那几天喔,可能你们在那几天讲了无数的话,聊了无数的天,但后来你想延续这份缘,你们再见面,却没话可说了,反而把整个回忆都弄差,就我自己解释「该同船渡的同船渡,该共枕眠的共枕眠」” ..也只能说,远离或靠近,都是本能.

itunes更新完在闹脾气,于是最后灌进mp3来的是George Winston的autumn, 略带那么一点点惆怅,适合一边听一边白日梦…

um..时间之快表现在,已经四点钟了..还有那瓶以为永远都吃不完的药…也被吃完啦,过期三天..呵呵

111122

某个极为不耐烦的下午, 再听到黄秋生在那弹唱美丽的梭罗河,整个就欢畅了起来,
电影方面,对他从来都很包容, 尽管一些片子很烂,断断续续要看两三天.
很多布景画面,就是那样留在你脑海里, 艳阳下流淌着的溪流,San Francisco的破旧公寓,还有东京随处可见的步道桥.
不知道Sav什么时候给他的学生讲<太阳照常升起>的配乐, 来个提案, 然后强烈要求旁听一下好不好:)

最近许多事儿让人瞠目结舌, 也偷偷的给不同的人贴上不同的标签, 但没再幼稚的想要去影响别人了,
我们既不是救世主, 也不是保护神, 岁月终会让一切趋同, 自己会变成怎样还不得而知, 能做的只是蜷缩在一角,或者随着人潮,为了自己还在坚持的一些, 没有闪失的活着.

再见..再见..

没有爱的时候,把自已放在爱的状态下,假装爱下去,就真的爱了吗? 怎么可能.
不知不觉就站在了所有的关系之外,没有立脚点争取任何.苦笑
今天跟只猫咪说话了, 一厢情愿的自我介绍,希望下次碰到还能认得..动物们总是过分安静,安静的高贵..或许只是没办法开口吧? 开口一定也有千言万语..比如停车场来了只好玩儿的火狐, 比如吹叶机每天吵死了,没法儿继续睡大觉,比如说主人身上的香水好重, 鼻子各种不舒服…

旅行分为很多种,一些为了告别,一些为了更加接近 (tried both, neither of them works well)
也有种状态叫做平行生活 (not bad actually, keeps ur loved ones longer)
本来是Blur的Tender,突兀的跑出下一首陈升在唱<不再让你孤单>,哭…还能怎样呢, 每个人都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

100111

Flying fish by John White, 由Kim Sloan收录整理在A New World: England’s first view of America
明信片应该不会再版了,纪念一下..

记得吃早餐

Welcome week就是各dean of department的吹牛周,眉飞色舞的讲学院多么超前,高端跟优秀..以至于来这里读书的同学们交了不低的学费后还觉得有些高攀不起,是谁说英国人的性格更像优雅的华尔兹,含蓄而内敛来着?

房间也没有那么难整理,只是肚子饿了,该睡了..
这两天的成果:

衣柜专门拍给妈妈看,很不解的问说干嘛一定要卷起来..答案很简单啊!好玩儿呗~_~


um…gonna sleep with my “football” tonight~ XDDDDDD

札记。

两个月断断续续的到处跑, 有点儿任性.过分注重自我感受的人都是自私鬼,活在理想世界里,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要求别人.成了Smurfs里面的厌厌, 整天喊着我讨厌我讨厌..这是病,得治.
累累的旅程带回一些些反省,还有把得失看得更开了,不再庸人自扰.是收获.

>>June

@Notts  给Brett大叔录vedio,顺便谋些小私利. 这张抖了,但是喜欢


@loft  farewell party之后胃疼良药

>>July


@ 讷谟尔河上游湖区


@圣索菲亚大教堂

 >>August

@home 七夕吧那天是..


@毛毛家来贴条,顺便拍拍他的窝..然后飞厦门 这只波比猴是我的是我的


@ 曾厝安&鼓浪屿  厦门是个点点滴滴都迷人的地方,除了没人陪我骑双人脚踏车这件事有点郁闷外,基本上再没有不开心的回忆..在钱包里意外的翻到些李尔王的邮票,于是多寄了很多明信片..是给好朋友的福利.

离开的前一晚去南普陀拜拜,大悲殿前湿了眼睛,心里总酸酸的人,不是太傻就是太执着..再不然,就是欠人钱吧,哈哈哈.广州呢,一不小心就迷失在美食里了..没拍啥,也没啥好拍..


@ HongKong Ocean Park


@Victoria Peak

这段日子,不定期的被毛毛吓到,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对我来说并不是brand new, 却还是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有关”现实”.
如果你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只要价值观变的主流些,就更容易被接纳.. 还犹豫什么呢,大胆的去放弃自己所喜爱的生活吧..因为接下来的日子里,你总会一不小心就发现,你喜欢的男孩是那一头的,你朋友是那一头的..所有你想要依靠,或者并肩作战的人..在你刚信心满满的想要起飞的时候,他们已经变得过分务实, 并走上那一条”更合理”的路了..这就是一直以来苦恼我的事, 这到底是观念上的执拗..还是单纯就拒绝长大呢…whatever~没有到被迫要做出选择的份上..就可以先不去想

看烂片王的新剧《报应》,添加了一个想去的地方___南美的玻利维亚, 那里有片很大很大的盐湖叫乌尤尼, 冬天积雨水, 到了夏天则干涸留下很厚且光滑的盐质壳面,雨后像镜子一样,反射天空的景色…很迷人的说..
整个夏天算是疯够了,也该踏踏实实干点儿正经事.. 接下来的一年”在外”的这一状态将成为驾轻就熟的事..